当前位置:大连人人享商务经济管理有限公司健身陆斌雨夜高空掉玻璃砸坏楼下小轿车 14户业主同成被告连坐赔偿国美电器黄光裕
陆斌雨夜高空掉玻璃砸坏楼下小轿车 14户业主同成被告连坐赔偿国美电器黄光裕
2022-09-23

图为:事发居民楼

楚天都市报记者聂丽娟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曲严 实习生舒方澜

雨夜,一块玻璃从天而降,砸坏停在楼下的一辆小轿车。因无法确定肇事者,车主张先生将楼上14户嫌疑业主告上法庭。楚天都市报记者昨日获悉,武汉市青山区法院一审判令14名被告共同赔偿张先生6500元。被告均未上诉。

5厘米厚的玻璃从天降

前日上午,楚天都市报记者来到事发地——青山区临江大道七星富利天城小区。该小区建成两年,去年起才有业主陆续入住,走在小区里,装修电钻声不绝于耳。

据张先生介绍,去年6月24日夜,天上下着大雨,风也很大。由于地下停车场改造,他将私家车停在小区1号楼商铺前的空地上。第二天一大早,他出门取车,发现轿车后挡风玻璃被砸破,车身多处油漆受损,左后门、门框等部位也有不同程度损伤。

张先生当即报警。民警勘察认为,他的轿车是被高空抛物砸损,“凶器”为大块蓝色玻璃。张先生捡起一块玻璃碎片测量,竟然厚达5厘米,他分析可能出自哪家住户的鱼缸。

根据轿车停放位置和受损部位,民警推测,肇事者应在该楼02号房方位。至于具体是哪一层的02号房,则无从查考。

事发后,张先生将轿车送修,共花费维修费6500元、鉴定费500元。“如果当天我没在这里停车,也会有其他的车停在这里。”张先生说,事发时,楼下空地上停着很多轿车,其中包括多辆豪车。所幸玻璃掉下时自己不在现场,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众被告庭审时大呼冤枉

由于迟迟找不到高空抛物的肇事者,去年10月,张先生将领取了住房钥匙的1号楼14户02号房业主告上法庭。

去年11月,青山区法院开庭审理此案。

法庭上,被告陈先生拿出装修材料采购清单和搬家证明,以示清白。他说:“事情发生时,我家刚刚装修完毕,还没搬家,房屋处于空置状态。我家也没有采购过蓝色玻璃,所以我家不愿承担赔偿责任。”

另一位被告也大呼冤枉:“我家住在26楼,即便抛下了大块玻璃,对原告轿车造成的损伤也会大得多,因此可以肯定,玻璃不是我们家抛下去的,不应该赔偿。”

业主孙先生辩称:“事情发生后,原告没有及时通知我,更没有找我协商,直到两个月后,我看到物业张贴的通知单,才知道这件事,影响我及时搜集证据。另外,原告没有将车停在停车位,对损失也有一定的责任。”“其实我也不愿跟新邻居们闹僵。但我是受害人,又找不到肇事者,这才对相关的14户业主集体起诉。”张先生说。

事发楼下无人再敢停车

记者前日探访时发生,七星富利天城小区1号楼前的道路出入口设立了路障。一位业主介绍,发生高空抛物后,1号楼下空地再未见人停车。小区居民走到这里,也是战战兢兢,小心快速经过。

该楼共28层,其中1、2层为商铺,3楼以上是住户。张先生的轿车当时停在02号房下方的商铺前。“越是小心,越是出事!”张先生说,他停车时,特意选了个靠墙的位置,不料还是出了事。

记者找到受连坐的2202房业主。她说,去年8月,她在小区楼下看到一张寻找高空抛物肇事者的告示,心里还嘀咕是谁这么缺德,竟把大块玻璃往楼下扔。到了10月,法院传票通过快递送到家中,她才知道自己也摊上了这件事,准备通过调查揪出肇事者。但此时距事发已有四个月之久,证据早就没有了,她的调查不了了之。“人在家中坐,霉气找上门!”1902号房业主说,高层住户基本可以排除嫌疑,因为从民警执法记录仪拍摄的现场视频来看,如果玻璃是从高层抛下,张先生轿车受损会更加严重。

14户业主各赔偿464元

今年1月11日,青山区法院对此案作出判决,判令14名被告分摊原告张先生的损失6500元,即每名被告464元。

法院审理认为,《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七条规定:“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根据公安机关执法记录仪视频,此案中高空抛物可能的加害人,为事发时已经领取住房钥匙的1号楼02号房14户业主。在现有证据难以确定侵权人是谁的情况下,14户业主又不能提供不在场证据,因此均应视作可能实施高空抛物的嫌疑人,应对原告给予补偿。

对于多名被告提出的车主未将轿车停在指定位置的说法,不能成为被告不予补偿的理由。被告陈先生提供的装修材料采购清单和搬家证明,也不能充分排除他就不是侵权人,故对其不承担责任的主张不予支持。“此案中,高空抛物的只有一人,让14户业主分摊补偿,大多数业主确实会感到冤枉。法院之所以这样判决,是基于《侵权责任法》的明确规定,有理有据。”湖北乾行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华说。

张华表示,民事诉讼的一般举证规则,是“谁主张谁举证”。就高空抛物事件而言,显然不可能全楼住户都是抛物人,绝大多数住户并不存在过错。而在无法明确抛物人的情况下,要求住户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无疑等于要求他们自证清白。

但站在受害者的角度,要求他们举证抛物人更加困难。如果因为无法确定抛物人导致求偿无门,对受害者来说,岂不是伤害更重?所谓“两害相权取其轻”,《侵权责任法》作出如此规定,显然是深思熟虑的结果。